文化产业版权交流会 中新生态城国家动漫园举行

首页

2018-10-16

天津网讯每日新报记者陈庆璞昨天,2015文化产业版权交流会在中新生态城国家动漫园举行,与会嘉宾就非遗产品走入生活、跨界IP开发与共赢及动漫IP衍生品授权与开发等话题,通过主题演讲和圆桌讨论等形式,搭建起了一个业界文学、影视、动漫、游戏的多维度交流平台。 位于中新生态城的国家动漫园,自园区建立以来,着力培育动漫、影视、游戏及互联网周边产业,吸引了有妖气、奥飞动漫等大量知名动漫界企业入驻,孵化出一批成功的动漫影视项目,极大提高了园区的美誉度和产业聚合力。 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动漫处处长马力表示,动漫产业一定要利用好互联网+这个时代机遇,天津在动漫与互联网相结合上做了很多探索。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环境中,天津在发展动漫产业上应该发挥自身特点和比较优势,错位发展,比如人力资源成本优势,还要利用好天津在全国漫画产业方面的优势,天津市和滨海新区对动漫产业的重视,以及很多优惠政策,都给天津的动漫产业提供了较好的发展机遇。

动漫跨界IP需要深耕细作IP对近年来的互联网和影视圈是个时髦概念,在文化产业版权交流论坛上,有多位知名动漫、影视和游戏企业的代表就跨界IP开发展开交流碰撞。

清科集团清科创投总监丁康表示,现在很多朋友谈到找不到好IP,比如做手机游戏的千篇一律,其中有个很关键的问题是开发者不知道受众需求,大部分游戏开发者都是男性,他并不了解女性的需求是什么,其实不管是《花千骨》《琅琊榜》,还是《芈月传》,女性都是很好的受众群体,这些也都是很可贵的IP资源。

奥飞动漫是国家动漫园一家入驻企业,目前已经形成一个从动漫内容制作,到图书发行、玩具等衍生产品开发制造乃至形象授权等环环相扣的产业链。 奥飞动漫总裁助理张丽仙表示,目前公司在内容生产上,已经形成了涵盖三个主要年龄段受众群体的动画内容产品线,目前公司已经买断了国外著名儿童动画剧集《倒霉熊》的电影改编权,计划将于明年推出。 好传动画是在生态城国家动漫园园区里成长起来的制作公司,谈起IP生产,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表示:IP这个东西要深耕细作,花很长的时间,一个优质的IP要经历一系列的过程,这个过程非常痛苦,优质的IP、好的IP应该有很长的生命力。

蝶恋花集团副总经理则表示,现在培养IP的这条路越来越难,一个IP从最初到后来的成本都以亿级或者是几千万计算。

非遗走入生活才能发扬光大由国家动漫园搭建的非遗展示交易平台将于明天上线。 在昨日的论坛上,天津葫芦庐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赵伟和于海翔等独立设计师分享了将非遗生活化、产业化的体会。

未来在生活当中有可能会开上杨柳青年画版的摩托车,有可能会用上葫芦庐版的LV背包。

与会嘉宾表示。

天津葫芦庐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赵伟称,目前自己仍然保持着两项吉尼斯纪录,其一就是47种葫芦技艺,其二就是自己收藏的上万件葫芦。 对于当前非遗传承的困境,赵伟表示,对非遗的兴趣培养要从娃娃抓起,自己通过创建葫芦学校的办法,让小学生亲自参与从播种到收获整个过程,这样可以从小就培养孩子对于葫芦的兴趣和感情,这样非遗才能逐步走出小众化。

非遗要想发扬光大,必须走入生活,比如在生活日用品上绘制葫芦形象,推广一些葫芦小挂件。 谈到怎样选择传承人,赵伟表示有两个条件,一是必须是大学生,因为大学生有很好的理解能力;二是必须是残疾人,因为制作葫芦可以帮助他实现就业。

同时,赵伟也表示政府应该加大对非遗传承的扶持力度,再加上社会的关注,非遗才能更好地得到传承。 衍生品创意要和实体经济相结合动漫衍生品一直是影评人乐于提及的概念,实际上在现实中,业界人员也体会到衍生品开发的困难,某种意义上说,衍生品也是跨界IP的一部分。 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动漫处处长马力表示,衍生品的授权和开发是一个很大的文化产业,一定要做大做强。

坦率地说,文化产业从业者,这些年还好,前些年说文化人学影视、学设计、学表演的都有,凭着对艺术的热爱,具有艺术家的潜质,有自己的项目,也很执着、也很投入,坦率来说很多项目盈利方式不明确,商业方式不成熟,资金回报不成熟,如何让产业链真正延伸,这里面很大程度上要推动我们的文化创意与实体经济相融合。 奥飞动漫表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玩具或者是做游戏,有时候一些动漫形象,也就是一个形,很难工业化生产,有些只适合做毛绒玩具。

做创意一定要天马行空,做创业一定要冷静,因为涉及到回报,有时候数字是冷冰冰的,这时不仅要充满创意,一定要跟商业变现的那一方了解他的数据、了解他的市场需求,然后整合,我们摸了三年,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前沿AR、VR还不成熟当前,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已然成为一个互联网蓝海,也成为很多互联网游戏、影视公司和智能硬件公司的新战场,甚至据传BAT也已经在悄悄布局。

然而,雷声大雨点小,这一领域始终未见有成熟的市场化应用。

奥飞动漫总裁助理张丽仙表示,目前公司对AR和VR也有布局,并且已投入不少科研力量。 但总的说来,虚拟现实在动漫领域的应用,迪斯尼仍然是目前世界上最成熟的,但迪斯尼虚拟现实城堡体验并不是随便能做到的。

目前看,AR和VR仍然不够成熟,不管从硬件还是软件来说,比如硬件上,虚拟现实头盔或眼镜比较笨重,不管是游戏还是影视欣赏,一段时间后都会头晕头痛,所以,整个行业从技术稳定性上来说远未达标。 同样布局AR的蝶恋花副总经理王健也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公司主要做基于增强现实技术的一些原创的动漫内容,我们投资了大概2000多万,也做了大概几百分钟的增强现实的动漫内容,但是我们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发现,其实产业化有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动画电影属于自己的时代来了国家动漫园园区企业有妖气出品的《十万个冷笑话》创造了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破亿的纪录,而几个月之后,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就将这一纪录推高到9亿元人民币级别。 有妖气原创漫画梦工厂CEO周靖淇表示,自己是被《大圣归来》打脸了,不过看到接连有国产动画长片在院线票房取得佳绩,自己的判断是中国动画电影的时代到来了,有很多数据都在支持这一判断。

周靖淇表示,国产动画还是要摆脱低幼化定位,一定要把受众年龄段上移,不要认为动画片只是给小孩子看的电影。

2013年有妖气入驻国家动漫园,生态城在公司发展上给了很多优惠政策,扶持力度很大,比如帮助公司员工租房子,提供员工伙食补贴等,都给了公司发展很大的助力。

周靖淇表示,公司选择在天津落户,跟北京相比,节奏不那么快,可能对创作来说是一个利好。